正义绝不会放过莲鸽

=白兔,本体是一只鸽子。详情看About
头像出处是推特的アボガド6先生(twi:@avogado6)
梦想是哪天能揉上莲莲跟明智的头发

【明智中心(?)】一个陌生女人的请求

这是一篇大概为歌剧魅影为脚本的同人,但我肯定要大改。

cp倾向大概是明主明,大概(……

警告:

*有虚构情节/结局!

**有原创人物出现!

***有剧透!不建议没有通关过游戏的人来阅读! 

如果你喜欢被剧透的话当我没说过

本篇P5主人公的名字为 来栖 晓。

Summary:

怪盗团一行人为了寻找失踪的PANTHER,进入了一家从未见过的歌剧院。但是接下来却遇到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的意外。

而在这之后,JOKER遇到一个奇怪的女人请求他们的帮助…



“……这,这是哪里啊?!怎么看都不像是狮同正义的殿堂?!“

“看上去像是个歌剧院……但是看上去不像是船上的设施,更像是单独被分出来的……”

“天啊,这辈子我都没有来过歌剧院!”

“大家警惕一点,我们的服装还没有变!”摩尔加纳警告着其他人,同时在清点人数。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巨大的歌剧院震惊了,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边。

“……杏女士呢?!”

“呐JOKER,我们大家刚刚都是在一起的吧?!”

双叶跟摩尔加纳同时发现了怪盗团少了一个人的事实。

“得进去看看,PANTHER很有可能在里面,而且我们也要查明殿堂主人的身份。”真首先提出了建议。

“虽然这座建筑物看上去有一定美感…我同意QUEEN的意见。”
“那赶紧进去吧!PANTHER一个人的话会很害怕吧?!”

所有人都赞成进去搜索的意见,来栖晓也点了点头。

“走吧,相信PANTHER不会有事的。”

他们刚一进门,便听到了一个从未听见过的沉稳男声。

“欢迎来到我的歌剧院,我的朋友——”

“你到底是谁!你把我们的同伴带到哪里去了!”龙司怒吼道。

“噢,你们别生气…我为你们准备了一场歌剧。噢,你们有六个人…而我这里只有五个人的位置,所以剩下的那一位位,我将会为他准备特别节目。”

“这是不把吾辈当人类来看吗!!!”摩尔加纳气到蹦了起来

“你本来就是一只猫嘛,放在其他地方也没办法把你算作人。”

“SKULL!别说了,现在安排任务要紧!”

来栖突然有了个主意,“QUEEN,你先带着他们按他说的做,我跟MONA去找PANTHER。”

“等等JOKER你确认要这么做吗?我们还对这里不了解,需要大家一起——”

“恕我失礼,如果是现在这种情况的话最好按照他说的做”喜多川祐介插了一句“我刚刚听到他说‘如果不来的话全部人一起集中枪毙’。”

“这……那,JOKER跟MONA,你们要小心一点!”

“拜托你们了!一定要平安回来!”

于是他们分开行动,在安抚(虽说还是被新岛真的气势性压倒下)好了仍在暴躁中的龙司,真带领着剩下的人进入了候场厅。

然而一进去,众人的眼皮子开始感觉到了明显的下垂,一阵昏睡感突然袭来。

这个时候他们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个圈套,但是门已经关上了。只听见那个陌生的男声在他们耳边环绕

“亲爱的朋友们,离表演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请在这段时间里充分地进行休息。………”


“呐,JOKER,你不觉得刚刚那家伙说的话很奇怪吗?”摩尔加纳非常疑惑的看了一眼来栖。“说是什么特别节目,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来了!”

“得先赶紧躲起来,我感觉对面数量可能不少。”

“现在这样,有点怪盗的感觉了,JOKER!”摩尔加纳称赞道“但我们还在大厅…这下可真的有麻烦了。”

“两位听得到我说话吗?!”一个急促的女声突然传来。“如果听得到的话,请按我说的做!尽快!”

“MONA?”

“看来你也听到了,现在只能按她说的做。走了,JOKER!”

两个人跟着女声的指示来到了一间看似舞台幕后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

“两位稍候片刻,我一会就赶过来。”
待到没有声音的时候摩尔加纳发出了疑问

“JOKER,你认为那是殿堂的主人吗?”

“很难说,只能是等本人过来了。”来栖晓分析道“毕竟我们对这里一无所知。对方愿意帮助我们已经算是万幸了。”

“但还是要小心点,要是——”

“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

向他们走过来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看上去比来栖晓大不了多少,且非常有气质。让人在想她是否是一位大家闺秀。就连摩尔加纳都想感叹这个女子是绝非一般的气质型美女。

而旁边的男孩子则看上去跟明智很像,也跟旁边的女子有几分相似。他看起来最多三岁,紧紧的抓着女子的衣角不放。

“我本来应该在这里与两位碰面的,但是中途稍微出了点事情…所以稍微花了一点时间。”

“没事的,女士,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

“初次见面,我叫做明智 纪美子,旁边的是我的孩子,明智 吾郎。吾郎跟哥哥打个招呼?”

……就说感觉怎么跟明智很像原来就是本人啊。

“哥哥好…妈妈………”

“没事的,妈妈在旁边。”明智继美子有些抱歉的看着来栖晓“抱歉,这孩子比较怕生。”

“没事,我也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来栖晓,这位是摩尔加纳。请问我可以称呼您为纪美子女士吗?”

“这样喊我倒有点要做交易的感觉呢,来栖?”纪美子笑了笑“不过这样也不赖,你有什么想问的可以直接问我。”

“请问纪美子女士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这里…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纪美子看了看周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这里,我曾经是一位舞蹈演员。”

“舞蹈…?”

“是的,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考虑过为了吾郎的前程换一个城市跟工作生活,只是……”她有些茫然的望着别处“后面的记忆……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从某一天开始…就一直被困在这里。”

来栖看着她,思考了一下她跟明智吾郎还有狮童正义的关系。“抱歉,很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狮童正义吗?”

此时她的面色突然有些不妙。

“那个男人…我这辈子都在躲着他。”她咬牙切齿“……我发誓只要我活着,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碰到吾郎。我只想让我的孩子平安健康的长大。”

可能是因为情绪浮动较大,她一直捂着自己胸口有些喘不上气。身旁的男孩有些心疼的喊了一句“妈妈,不要生气……”

“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回想这些。”

“……也没什么,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吾郎可是个很好的孩子呢。”她又恢复了刚才的微笑,蹲下来抱了抱他“吾郎不用担心妈妈哦,妈妈可是很强大的!”

而来栖也没敢接着问下去“那…明智女士你知道这边大致的方位吗?我这边有一名同伴在下落不明。如果你知道哪里有地图的话就更好了。”

“啊,这个的话…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地方的主人是谁,但是我的记忆好像有一部分是跟他是共通的。你们的同伴,是叫高卷杏的女孩子吗?”

“对,请问你还有印象是在哪里吗?”

“等等……我的脑袋里好像有新的记忆…有歌剧要上演?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歌剧魅影?女主角已经到位…那个女孩子好像是被抓去做克里斯汀了!”

“克莉丝汀…是这部歌剧的主人公吗?”

“对,当务之急我们先赶去后台,但是……”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身旁一直盯着摩尔加纳却不太敢说话的男孩。“这孩子不能跟着一起去,后台很危险。而且需要有一个人跟他一起行动。”

“摩尔加纳,这件事能够拜托你吗?”

“吾辈没有问题,……杏女士那边就交给你了。”

“吾郎,你可以跟摩尔加纳一起玩吗?”

她寻求着孩子的意见“妈妈这边要跟来栖哥哥处理一些事情,晚点回来陪你,可以吗?”

男孩很担心的看着她,但还是点了点头。

“妈妈要早点回来!”

“对不起哦,要拜托吾郎好好照顾自己了。妈妈会早点回来的!我们拉勾好吗?”

她刚把手伸出来,一双小手立马抓着她的小拇指

“说好了!”

她摸了摸他的头,眼里充满着不舍与愧疚。“说好了哦。”

“母子两人感情很深呢,真是……”摩尔加纳叹息了一小会。

来栖能隐约感觉到她身上的坚韧。不像是一个轻易会自杀的人。至少为了她的孩子,她也一定能够拥有勇气与力量去保护他,除非是被某人找上门了。

明智曾经跟他说过,他的母亲某人的情妇,并且最后自杀身亡。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废人化,同时也想起来狮童正义为了让他受到惩罚而直接给他捏造的杀人罪行。

他也不敢想象明智吾郎在自己母亲去世之后究竟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狮童正义,你还想要祸害多少人?

一想到这里,他握紧了拳头。

“……无论如何,必须要让那个男人悔改。”

她笑着看鼓起了勇气走向摩尔加纳的明智吾郎,有些不舍的闭上了双眼,故作坚定的走出门。

不能回头,一旦回头被那孩子看到自己这样的话……也会很不安的吧?

“走吧来栖,时间不多了,现在过去我们或许还能商量对策。”

“那就拜托你了,明智女士。”

 

 

“亲爱的客人们……演出即将开始,请将自己身上的移动设备关闭或调至静音,本剧院禁止录像、拍照等行为——”

此时龙司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束缚着自己。

“等等……我的手跟腰怎么?!”

“看来我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祐介回了一句“恐怕是为了不让我们干扰这场表演吧。”

“可恶……打不开啊!MONA跟JOKER也不在,没办法开锁!”

“啪!”

一声锤响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舞台上。

 

“成交!先生,您的号码?谢谢。”

“下面拍卖第663批,女士们先生们,本剧院上演夏卢莫的歌剧《汉尼拔》的海报——请看这儿。”

一张与人差不多高的海报向大家展现。

“有人出10个法郎吗?……那就从5法郎开始。5法郎。6法郎?6法郎。有7法郎的吗?7法郎。有没有比那位先生7法郎更高的?……8法郎!8法郎一次,8法郎两次。成交。归你了,罗尔沙尼子爵得标,谢谢您。”

男子面无表情的拿上了一组道具,一把枪与三个人骨头颅

“这……这是真的头吗?!”

“应该不是吧?不然真的太毛骨悚然了。”NOIR回复道,但这做的也太逼真了。

“第664批,木制手枪和三个道具头颅,1831年上演的迈尔贝尔的歌剧《恶魔罗伯特》的道具。10法郎起价。10法朗,谢谢。”

“喊价十法郎,仍是十法郎。……十五,谢谢您,先生。喊价十五法郎。现在是十五法郎!先生,您的号码?谢谢。”

“第665批,女士们先生们,的用硬纸制作的管风琴形状的音乐盒,上面有一只身穿波斯袍子、敲着铙钹的玩具猴,这件物品是在剧院的地下室里发现的,状况良好。女士们先生们——在此展示。”

面无表情的男子转动了音乐盒把手,一阵悠扬的音乐从音乐盒里面传出来。

“啊……好可爱,如果能回去的话我也想买一个。”

“QUEEN很喜欢这类东西吗?”

“也不是啦……就是觉得还挺有趣的。”新岛真笑了笑,继续看着舞台上的小猴子。

“请问我能从二十法郎开始吗?噢!女士们先生们,十五法郎呢?喊价十五法郎,谢谢。噢先生您出价二十法郎,谢谢。”

“二十五。”

“我右手边喊价二十五,谢谢您,女士!现在已经是二十五——三十?三十,三十法郎。三十一次,三十两次——沙尼子爵三十法郎得标!非常感谢您,先生。”

“过来。”

面无表情地男子抱着那巨大的音乐盒向子爵走去。

♪收藏家的作品♪

♪每个细节如她所言♪

♪她常常谈到你,我的朋友♪

♪你的天鹅绒衬里和铝制的小雕像♪

♪当其他人都死去时,你仍继续演奏吗?♪ 

子爵献唱完之后,拍卖主持人仍在播报他所拍卖的商品

“第666批,吊灯的碎片——有些人可能记得非常奇怪的歌剧魅影事件,这是个从未被充分解释的谜。各位先生女士,我们要出售在那场著名灾难中那盏特别的吊灯。”

“我们的工厂将其恢复,并装配了新的电灯。我们可以窥探着重组之后的外貌——或许,我们能以小小的灯光吓跑多年前的鬼魂,先生们!”

紧接着吊灯突然间亮了起来,之后闪出了爆炸版效果版的火花。如同夏日的烟火大会一样绽放的烟火。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由自主地靠近了靠背,即便是离舞台中央有一段距离,他们还是很担心这盏吊灯会直接掉下来让他们丧命。

“我天这简直就是在玩命看演出吧?!”

“但这个艺术效果真的做得非常到位……,原著中确实是有这样的情节。”

两边响起了交响乐的声音,与教堂的交响乐有些不同,这段交响乐有些诡异。

“啊……这段管风琴听起来有点毛骨悚然啊,但如果我印象中没错的话,正式的曲子一会就来了!”

“NOIR你好像很了解这部作品?”

“其实也不算是太了解……,但是我以前曾经有去看过这部歌剧,很好看。”

“舞台中间有人!我们先安静的听吧,似乎要准备献唱了。”

此时,一名衣着花俏的女子正提着一个人头走向舞台中央。

♪这个——战利品——来自我们的拯救者——来自我们的拯救者——♪

她摸着人头并深情的与此对视。♪来自罗马的——奴役力量——!♪

一群舞者纷纷跑向舞台中央,大家齐声唱道:

♪伴随飨宴、舞蹈和歌曲——今晚在庆祝——我们迎接胜利的人群——带着救星返回——♪

♪回响着迦太基的喇叭声——听到罗马人会颤抖——听到我们走在地面的脚步声——♪

♪听到鼓声,汉尼拔到来——!♪

所有人立刻跪了下来,而看似是汉尼拔的人走到了舞台中央,看似有些沮丧的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回来后伤心地发现我们所爱的土地——再一次面临罗马人的威胁……♪

“不,不,不!”

穿着得体的中年男人突然从一旁走了出来。

“先生,拜托你!我们说的是‘罗马(Rome)’!不是罗马(Roma)!”“‘罗马(Rome)’?我很难发这个音!”

“再来一次,先生,从‘回来后伤心……’”

“这太难了!我来自意大利!”“噢拜托!唱对就是了!罗马,先生……”

于是周围人不得不再一次重复回刚才的动作

♪回来后伤心地发现我们所爱的土地——再一次面临罗马人的威胁!♪

♪明天,我们将打破落马的枷锁——今晚,欢喜——你的军队——回来了!♪

接下来他们看着舞蹈演员在舞台上献舞,但喜多川祐介发现在那一些演员中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等一下,那个是……PANTHER吗?!”

“她怎么会在那上面?!”

“绝对是被带走去当了女主角!作为女主角的克里斯汀就是在作为舞蹈演员的时候被挖掘出来的!”

“看来现在应该没有危险!真糟糕,我们现在也无法动弹!”

 

“真是……现在这样没有任何办法吗?”

“只能显示静观其变了。”

“各位先生女士——!”舞台中央突然响起了刚刚那位中年男士的声音“如你们所知,几个星期以来一直有关于我即将退休的传言。我现在就要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是真的,我接下来要介绍两位先生,他们现在就是人民剧院的业主。”

两位装着得体的男性从另一边走了过来

“他们是理查·佛明先生与加艾斯·安德烈先生,而卡拉塔·朱迪·伽利女士,我们十九集以来的首席女高音——”

舞台中央突然间一片混乱,演员四处逃窜。

♪他在这里!是歌剧魅影——♪

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原来杏会唱歌剧?!

“真是难以置信,PANTHER原来深藏不露啊……”

“不是啊FOX你重点不应该是这个吧!!”

“感觉我们这已经不是在看音乐剧了啊……基本都要成吐槽大会了。”双叶在一旁无奈的摊手。

“毕竟PANTHER在舞台上不可能不震惊。”

“他们好像吵起来了?”

他们听到了舞台上的争吵声,似乎是在为音乐剧的演出还有歌剧魅影所争吵。

此时一段清亮的歌声吸引住了正在争吵不休的他们,

♪不久前的那天——当你远离并获得自由时。若你有一些时间,分些思念给我——♪

场景灯光突然变得突然明亮起来,而克里斯汀也换了一套服装。

当照明灯灯照到她的身上时。舞台上的克里斯汀突然变得活泼,舞蹈也变得灵巧起来,有着芭蕾舞者的轻巧和柔软。仅十六七岁的女孩子,有着一副极好的嗓子。如同一只灵巧的鸟儿,歌声清脆而悠扬。

除了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看上去就像是被束缚在鸟笼里的鸟儿。

♪可能吗?那是<当年那个可爱的小洛蒂>克里斯汀吗?♪

另一盏照明灯照到了另一边的包厢上,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

“等一下,那不是明……CROW?!唱的是罗尔的——”

“是啊!他怎么会在那里!?”

“等一下”祐介指了一下他隔壁的那个人“旁边那个不是JOKER吗?”

顺着祐介所指的方向,他们确认站在那里的确实是来栖,明智穿的是看上去是一套晨礼服,而旁边的来栖带着单边眼镜穿着的则是一套执事服,并且似乎在记录什么东西。

“实在是太棒了!你不觉得这非常棒吗?来栖!”

“是的先生,这是一场精彩的表演。”

而台下的他们已经无心再听上面所唱的内容了

“这……这是要安排什么计划?MONA也不在……”

“可能是让MONA找开关了吧?”

此时舞台上的拐杖响声让他们回过神来,他们看着名为吉利夫人的女人神色凝重的向克里斯汀走过来。

“你做得很好。他会非常高兴——”而后又非常严肃地看向其他女孩“而你们!则是耻辱!现在赶紧抓紧练习!”

♪太棒了——太棒了——♪悠扬的男声传出,沉稳却有富有着魅力。

 

 

到了罗尔与克里斯汀见面的场景,两个人如同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相互握手,谈论着他们共同的往事。

“如果不是这两个人的话我想我大概还能看下去。”龙司看着罗尔把玫瑰交给克里斯汀时说了一句

“确实是,这感觉实在是太微妙了……”

“啊,这个声音是魅影!”春突然很兴奋地喊了出来!“接下来就会看到魅影劫持克里斯汀了——”

镜子里突然浮现出了一张面具,暗示着魅影的到来。

♪我是你的<灵魂深处的导师>(音乐天使),来到我的身边,音乐天使——♪

克里斯汀就这样被魅影带走了。

“克里斯汀!”

歌声仍然萦绕,却仍不见任何人影,而周围陷入了一阵黑暗。

“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双叶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即使周围人都在她身边,而周围也并不安静。她还是感觉到非常不安。听上去感觉等一会就会哭出来。

“相信JOKER,绝对没问题的!”真鼓励着她“绝对!”

“现在也只能是等待了。”

此时,突然有一阵光亮起,一艘小船,两个人。缓缓地向舞台移动。魅影一边放声歌唱,一边划着桨。而在船上的,还有躺着的克里斯汀。

此时他们听不太懂魅影所唱的曲子,但是他的歌声让人能够把人不知不觉中吸引住,而且还有一些很复杂的情感,像是对克里斯汀的称赞与尊重,又像是对她和观众的的某种邀请。他的歌声响彻了整个舞台,连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一曲已经结束。

此时音乐盒在他尾音刚落没多久便响起,管风琴的声音也一同响起。

克里斯汀从船上醒来,祐介看到到她的面容时愣住了一小会,看其他人没有反应便没有出声。

“那就——解开他的<最深处的秘密>(面具)吧?”

不知是哪里的声音,紧接着克里斯汀将魅影的面具摘下。

“该死的!我要诅咒你!!”他突然间变得暴躁起来,怒气冲冲的冲向克里斯汀,而这个时候他们才看清这个男人的脸——不,那或许并不算是脸颊,完好的一边看起来非常年轻,但他遮掩的另一边——虽然他捂住了,却也让他们看到已经坏死的皱巴巴的皮肤。

♪你这爱窥探<他人秘密的的恶魔>(潘多拉)!——这就是<命运女神Moira>你想要看到的吗!?——♪

克里斯汀一直在往有小船的方向跑,却发现船离自己的位置越来越远

♪诅咒你!你这不贞的女人!——<不顺从规矩的女人>(你)不配拥有<来自上帝的礼物>(自由)!——♪

一旁的克里斯汀由于受到了过度惊吓,拿着他的面剧不敢正视他。她不敢面对那一张非常可怕的面容,准确地说,她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但她觉得那个男人除了对音乐与自己的疯狂、对现实不公的怨恨,还有着对自己的怜爱与一些复杂的情感。

她不知道接下来即将面对她的是什么,她只知道她应该将面具归还。

她有些颤抖地将他的面具归还那个可怜又无助的男人,男人接过面具戴上之后,立马拉着她往外走。

“来吧——那两个管理着我的剧院的傻子,还在等着你呢!”

 

而此时的剧场里面乱成了一锅粥。

佛明先生和安德烈先生已经为剧院的事情忙到不可开交了,外界的新闻与剧院内的传闻让剧院的事情正好在风口浪尖之上,而克里斯汀的下落不明让罗尔经常上门质问。

正好今日,他们三人同时收到了来自魅影传达的信件。伽利女士也气冲冲的质问他们是否对她有意见。

“克里斯汀——克里斯汀!!!”她咆哮道“这么多事情环绕着她……绝对是她的阴谋!”

“你又有什么证据呢!”罗尔反问道。

这次魅影给出来的条件是让克里斯汀成为主角,而伽利女士成配角。并且将第五包厢留给自己。

“不遵循我的指令将会受到可怕的报复——”

对于这个决定,伽利女士自然是不愿意接受。在佛明先生和安德烈先生的夸奖与周旋之下,才使得这场闹剧勉强停止下来。

自然,为了安抚她的情绪,他们并没有按照他的指示行动。

 

“我不是曾经告诉过你们!第五包要为我而留吗!!??”

公演进行到一般时,场外突然间响起了魅影的声音

“是……是的我知道……”

“……你的部分是没有声音的,你这癞蛤蟆!”

“哦?癞蛤蟆吗,女士?恐怕您才是吧?”

公演仍在继续,而伽利女士唱着唱着突然发出了奇怪的嗓音。每唱一句则发出一次奇怪的声音。

“快停止这一切!——”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表示抱歉,演出将在十分钟之后继续。——接下来由克里斯汀·戴伊演出伯爵夫人!”佛明先生一边向观众解释这一切,一边暗示克里斯汀尽快完成行动。

然而之后的中场临时加的芭蕾舞蹈突然灯光全灭,所有的演员四处逃窜。

“女士们先生们!请不要恐慌!这里只是一场意外——”

 

另一边,克里斯汀从舞台逃了出去,而罗尔跟着冲了出去。

♪你为什么带我们来<充满了荆棘的的深渊>(这里)?♪

“不要带我回去!他会杀了我的!”

克里斯汀眼里充满了绝望与害怕,她不想再回去面对所有。

两个人开始因为魅影争吵,罗尔不相信克里斯汀说的话,他只认为她只是出现了幻觉。

“不!他是真实的!我曾见过他!”

“这只是在你的梦里而已。”

克里斯汀听到这番话,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她对周围的所有都感觉到了害怕,包括那个一直说爱她的罗尔。

罗尔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扶起,两人紧紧相拥。

♪请让我保护你,成为你的守护神,我愿与你共同——♪

♪我只需要自由,而你答应我,你会保护我,只要你愿意说出——♪

♪我愿意与你分享我的一生,你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会与你相随——♪

于是两人紧紧相拥,短暂的拥抱之后两个人迅速退场,没有察觉到在暗处的魅影。

他唱着听不懂的法语调,却充满了悲伤与心痛,他们甚至还听到了魅影的哽咽。

“被我赋予了音乐<才华的音乐天使>(克里斯汀)啊……——”

魅影紧紧地捂紧了耳朵,不甘心的咆哮着“而你将会受到你应有的报应——这就是魅影!”

舞台上的吊灯像是相应他的号召,突然间发出了极其响亮的声音并开始迸发火花。

“如果接下来的情节我没有记错的话……接下来就是假面舞会了。”

“是啊,然而我们还不能行动呢。”

舞台上出现了两个人,他们穿着厚重的披肩,带着面具有些畏手畏脚的走到舞台中间。

“佛明先生?”“安德烈先生?”

“太好了!”微胖的男人缓了一口气“我以为是……不过那家伙真是太悲惨了!这种一年一度的巨大盛宴——他来不了!”

聚光灯突然照向观众席的两旁,陆陆续续的上来了一些人一同唱歌跳舞,舞台的主角毫无疑问的变成了已经进行了秘密订婚的一对新人。

“多棒的夜晚啊!请大家一同享受着一年一次的疯狂盛宴——”

假面舞会是极好的钓金龟婿的机会,台上的姑娘花枝招展,跳着各式各样的舞蹈。只为博得某位在不知名的面具之下的贵族的芳心,她们认为能参与这场盛宴的男士,绝对是有一定经济基础。

但今年大家都有些害怕,因为歌剧魅影的传闻。一边唱着“不再有鬼魂”却又不敢放开手脚跳舞,生怕自己背后又要出现一个魅影。

♪化妆舞会——<虚伪的变装下>(假面)的游行——!♪

♪化妆舞会——隐藏<那不为人知的一面>(你的面孔)——!让世上的人找不到你!♪

♪化妆舞会——环顾四周,身后又出现一张面具——!♪

此时突然响起了歌剧魅影的出场音乐,舞台后面的大门开启,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人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所有人都回过头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如同看着无辜的怪物一般看着他。

“各位先生,为何如此沉默?你们在想,我会永远离开这里吗?”魅影一步步向他们走来,用他富有特征性的嗓音唱着他自己的疑问与诉求“各位先生,想我吗?我为你们写了唱歌剧。”

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只有一脸茫然的克里斯汀被他直勾勾地看着。

“我为你们完成了新的乐章,唐璜的胜利。”

紧接着就是一些警告,而在魅影唱完最后一句“你们在我的控制之中,你们将为我献唱。”的时候舞台周围突然出现了火焰,他在这熊熊火焰中消失,剧院里再一次陷入了恐慌。

“吉利夫人——!”“不!我不知道——”

罗尔冲上前追问吉利夫人,而他那一直无言的助手也在一直跟着他。在罗尔的再三追问下,吉利夫人也只是吞吞吐吐的说明了魅影是一个畸形的天才,而多余的不肯再多说。

“看来我们遇上了一个可怕的对手,难道不是吗,来栖?”“是的先生,我想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应该更加谨慎,对方是个相当厉害的对手。”

此时佛明先生与安德烈先生从另一侧走来,脸上写满了苦恼跟无奈。他们受到了歌剧剧本与魅影的指示——让克里斯汀当主演,他们认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过荒谬却又不敢拒绝。而伽利女士此时此时上来火上加油,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克里斯汀。

“我也不想参与出演啊!你们以为这是我自愿的吗!!”

“没事的,克里斯汀,没有人会逼迫你。”

而罗尔在一旁安慰她,暗示自己会与她站在一边。只不过这一份立场在吉利夫人念过魅影新的指示之后再一次反转了。

“这是个逮捕他的好机会!我们按照他的指示来做,绝对能抓到他!”

几乎与此同时除了克里斯汀和吉利夫人的人都同意了这个办法。

“不!!!求你了罗尔!!!!”克里斯汀带着哭腔诉求着她的恐惧,一旁的来栖原本想去搀扶她,看到罗尔的动作立马退到一边。“我不想……我不想离开你,他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们逃不出来这个困境!!!!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啊!!!”

“哦克里斯汀,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我恳求你.我向你保证,你绝不会受到伤害。”

“不!我不能!!”克里斯汀带着哭腔逃离了他们,没有回头。

而愤怒地罗尔冲着观众席大喊“我聪明的朋友,我在这里向你宣战!这次灾难必定会降落在你身上!”

直至歌剧开场前,魅影以各种方式监督着他们的的动作,而他表达自己存在的方式则是让无人演奏的琴突然间开始演奏。

“来栖,你不觉得这样很蹊跷吗?明明他跟我们一样只是一个人类,却能够控制火焰还有让琴自己演奏!”一旁的罗尔问着身旁的青年,似乎在征求身旁人的意见。“要可怜克里斯汀忍受这些,但是为了抓到她,这是必要的,绝不会浪费!”

“危险与机遇总是并存的,先生。我想问,克里斯汀小姐对于您来说是什么呢?”

“Elementary,my dear Watson.一般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会生气——但你不一样。”罗尔有些担心地看着舞台一边的克里斯汀“我爱她,所以我要肃清所有她不喜欢的对象,哪怕要牺牲掉她。”

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喷怒的琴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没有人在操作。但琴盘就像收到了指示一般被按压。

“我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了!!!!”克里斯汀大喊着并逃离了舞台。

舞台再一次陷入了黑暗,只有那悲伤的小提琴声回荡在耳边。聚光灯照向再一次出场的克里斯汀,她的神色悲伤而又恐惧。

♪在睡梦中,<音乐天使>(他)对我歌唱……在梦境里,他出现了。♪

♪那呼唤我的歌声……并喊出我的名字。♪

她背后的灯光突然被照亮,出现了大大小小样式不一的的坟墓。而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音乐变得格外消沉,远方教堂的钟声成为这段音乐里最明朗的声音。

“小洛蒂想起了所有,又不愿意回想的事情……她的父亲曾答应过他将会赠送她<未被发掘的音乐才能>(音乐天使))给她……她的父亲答应了她。”

她再一次带着哭腔唱起了她过去的事情。她的父亲与她的音乐天使。

♪你曾是……我的一个同伴,你曾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曾是朋友……兼父亲,后来我的世界……已瓦解破碎。♪

♪希望你如往昔身在<我的身旁>(此处),仿佛只要我想……你就会出现在此地。♪

♪但愿我能再次听到你的声音——虽然明知绝不可能。♪

♪即使不断地梦着你,也无法帮助我达成你对我的期望。♪

♪<来自人间的悲鸣>(丧钟)与<不为人知的雕塑家的孩子>天使的雕像,冰冷且不朽。♪

♪似乎你是找错同伴了,你曾是如此温和且亲切——♪

她回过头看向了那尊墓碑,上面刻着大写的DAAE(1821——1872)

♪许多年来,我忍住泪水。为何往事不能如此逝去?♪

♪希望你如往昔身在此处——明知我们必须道别。试着原谅我,教导我生活,给予我力量去尝试——不在沉浸于往事和痛苦。不在凝视着——已经荒废的时光。♪

“请教我……如何道别吧。”

她有些颤抖地走向观众席,留下了害怕无助的泪水,并紧紧捂住了心口。而魅影站在了舞台的另一侧,用魅惑的嗓音试图诱惑着克里斯汀走向自己。

而罗尔子爵与来栖在一边听到了魅影和克里斯汀的对唱。

“克里斯汀——!”

罗尔冲着她大喊着“克里斯汀!那不是你的父亲!”

“罗尔!”

“好极了!你说出了令人兴奋的话语!先生!那我就送上我的祝福!看着炽热的火焰!——”

“继续啊!你们继续啊!你们不能抓住我的话!这份祝福将会持续永远——”

 

唐璜的胜利即将开演了,为了抓住魅影,歌剧进行了严格的严查,并安排了很多警务人员乔装在这周围。

“这样真的好吗……先生?”

“所有人都要坚守岗位!我们一定要抓住魅影——!”

克里斯汀在出演这部歌剧时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这部歌剧有些情色感,但这并不算是感觉最不对劲的,而是歌词还有演员的动作让她感觉不适。

于是她立马躲开了那个用黑色纱巾作为掩饰的男人,她总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个男人,就是魅影。

她寻找着可以揭开面纱的时刻,求证自己的想法。在两人对唱时,她拉下了纱巾。而魅影被解开面纱之后,握紧了她的手,正准备拿出戒指求婚之时,克里斯汀再一次扔掉了他的面具。

“不!——”他大喊着拉走了克里斯汀,剧院周围燃烧着火焰,场面一度失控。

“该死的!失败了!”罗尔冲出来气得跺脚,现在他不仅没有抓到人,连克里斯汀也一并被抓去。

“快跟我走,先生!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但要记住手与眼睛同高!为了小心那杀人机关!”

“谢谢你!”

 

而此时,面容丑陋的魅影拿出了结婚时的头纱,而克里斯汀也换上了婚纱。

“接受你本来应该接受的命运——!你应该成为我的新娘!成为我这个被万物唾弃的恶魔的新娘!”

“不,你变成这样不是你的错——”

“等等,似乎有一位贵宾要上来了!”魅影面容挣扎的笑着“让我们一起看看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吧!”

罗尔冲上舞台,试图祈求着魅影不要伤害他的爱人。但他看到来栖也从舞台的另一边出场的时候,眼神一瞬间变了。

“结束这场闹剧吧!来栖!”

“是的线上,这场闹剧将会结束,但是该结束的人,是你,罗尔子爵——“来栖掏出了枪,并把枪口对着他”哦不对,应该是认知明智先生?”

“哈?你要背叛我吗?你这阁楼垃圾?”阴影明智突然间哈哈大笑并掏出了手枪。“你啊,如果不是我巧妙地作了安排,你可能还要接受外头那残酷的礼物呢!现在,你们都直接去死吧!”

认知的阴影明智与一旁魅影突然间发动了无差别攻击。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纪美子女士请退后!大家,现在可以上来了!”

而龙司他们也发现自己手上跟脚上的捆绑开关也被揭开了

“终于赶上了,吾辈解开这玩意可是花了不少时间!”

“明智君要好好待在这里哦,你看妈妈已经过来了!”

所有人在他们身后看到了匆匆赶过来的摩尔加纳和杏——还有一个男孩子……?

“PANTHER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这事情以后再说!先过去帮JOKER跟纪美子女士!”

 

 

“也就是说……这里是明智吾郎的殿堂?!”

“是啊,吾辈也很意外,而且根据吾辈的观察,这里除了这个孩子是明智以外,还有他的妈妈以及另外的明智,不会有错。”

“那台上的魅影……?”

“吾辈怀疑是他认知里面的狮童正义,恐怕真正的明智吾郎就是这个孩子了。”

“这孩子后面可能都想不到以后会变成让我们这么讨厌他的人吧……”

“好可爱啊……,他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后面那样?”

来栖看着明智,突然想起了纪美子对他说的话。

“那个孩子,其实并不是跟我一起来的。我最近才突然出现在这里,而那孩子似乎从很早以前在那里了。……他一看到我就突然哭了起来,喊着我妈妈……”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他嘴里一直说着‘妈妈,是不是我做的不好,你才离开了我?’当然不是啊,天底下的妈妈一般都是爱孩子的,我虽然不太记得我当初是怎么死亡的,但我知道,我生前一定非常爱他。我在探索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一些信件与照片。大概是那孩子为了不想回忆起来随意丢弃了吧,但我收集起来了。这恐怕就是那孩子的宝物,请一定……要记得去取。”

“我知道了。”

“此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她面容有些严肃,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不好,这个殿堂……好像要崩塌了!我们得赶紧走!”

纪美子知道这意味着离别,而她也要给她的孩子要教会最后一课。

“呐,吾郎。妈妈有些事情要在这里处理……可能要拜托你之后要好好照护自己了。”

“妈妈?!你是不要我了吗!?”男孩突然间抓住了妈妈的手“我不要!我要跟妈妈在一起!”

“并不是哦,妈妈是因为爱着你……才想要你活着从这里离开。”她顿了一下,思考片刻才终于说出了她一直以来不敢说的话。

“妈妈已经走了,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因为想要见到明智并且好好道别才回来的。”

“那妈妈我也要跟你一起!”

“不可以哦,他们不会收明智这么好的孩子,因为明智在未来要当英雄!”

明智没有说话,却一直在掉眼泪

“可是妈妈……”

“你一定要,活下去。你应该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明智,告诉妈妈,你想要做什么?”

“我……我想要成为警察!我想要成为英雄!”

“嗯,如果你成为了英雄,妈妈相信在未来某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

“那!我们做个约定吧!”“嗯,妈妈不会反悔的。”

她伸出了小指,而明智也抓住了她的小指,哭着点了点头。

“绝对不可以反悔!我会等妈妈再一次出现的!”

真的还有可能再见吗……?纪美子有些犹豫,她也不知道是否应该跟他立下这个约定,她不知道接下来他将会面对什么。未来充满太多未知数了。

但是……不正是因为这一份未知数,才让很多人对未来充满期待吗?

“嗯,那你要跟哥哥姐姐还有摩尔加纳他们一起走哦。”

话毕,她起身向怪盗团的各位鞠了一个躬。

“拜托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这一次的表演……也结束了,这是我最后的演出。谢谢你们的观看。”

“纪美子女士不用——”

“快走!不然就要来不及离开了!”

“那秘宝——”

“我去取,纪美子女士已经告诉我大致的方位在哪里了。明智就拜托你们带出去了——”

“JOKER你要小心一点!”

纪美子在他们离开之后,看着这个舞台慢慢的变成虚无。

“你这愚蠢的女人……你认为这样就能改变他吗?”身旁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响起“这家伙已经被复仇麻痹了自我,你真的觉得他会变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要去相信那个人。那个孩子……身上有着不同的气质,让我觉得有他在的未来一定会改变。”

“哼……那我们就来来看看这接下来的发展是什么吧!”

 

明智吾郎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还有一场很奇怪的音乐剧。出现了很久没有梦到过的妈妈以及怪盗团一行人。

“要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吗?”

明智吾郎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在没有遇到怪盗团之前,他只想着向自己的父亲狮童正义复仇,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绝对不会比他弱。

直到遇到了怪盗团,遇到了来栖晓。

当他看到来栖晓时觉得这人很不可思议——明明还是背负着杀人犯以及各式各样奇怪的罪名,由于经常插兜总给人感觉有点不务正业的感觉。

但从他日常的行动来看,他对每个人都很温柔。……有的时候还会负责当作倾听对象。

每次去Leblanc的时候,自己总是会对着他开一些很奇怪的玩笑,而他虽然听着很茫然还是会顺着他的话讲。有的时候自己跟他讨论案件,还能听到一些很有意思的观点。……不对,怎么想到这里了?

感觉有点累……再睡一会吧。



*歌剧魅影的台本收集处以及视频版本(25th版的,我好喜欢拉面啊)

有<>的部分是未被唱出来的部分,()是真实演唱的部分。参考了SHK的歌词本 虽然好像让人更不明白了。

除了本篇之后会有番外还有FT会发布。(会在这里更新链接)

其余不累述,感谢阅读至此:)

最后祝明智吾郎生日快乐。你已经迟到了


评论
热度(11)
©正义绝不会放过莲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