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老老老白兔

=白菟 叫白兔也行,本体是鸽子。
吃啥产(?)啥详情看About/置顶

【APH|露米】我的愿望

(一)
“医生,我病了”
预约的病人上门,对方看上去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但我看他的气色非常好,丝毫不像是有病的样子。
面前的这个人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而我则是他的家庭医生。虽说我是他的家庭医生,但我在这之前从未见过他,而一般雇佣家庭医生的人一般都收入不菲的人,所以我的客户都是中老年人。而从未见过年轻人。
“是琼斯先生吧?请问是哪里不舒服呢?”
“我有偏头痛,很长一段时间了。”话毕,他下意思揉了揉额头,“之前还好一些…没太影响我工作,但在最近有些严重,影响我工作了。”
“偏头痛啊……可以告诉我这种情况有多久了吗?”
“有几个月了吧,而且我最近感觉莫名其妙的焦虑”
“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吗?”
“我觉得应该不是,我自己并不觉得我的工作压力大到哪里去——事实上,我很享受我的工作。”
“我猜测你可能是个工作狂,热爱工作是好事,但把身体搞垮可就不好啦。”面对这个小伙子我总能想起我的儿子,这大概也是我看到他感觉亲切的原因吧
“不过预防万一,我建议先去做个检查吧。”
“你不给我开点止痛药什么的吗?”
“那可不行,药不能乱吃,我可是要对你的身体负责的人。小伙子,你年轻,就不代表你可以任意挥霍你的青春还有健康。”
“……你是个好医生,我听你的。”
做完了血常规还有CT等一些检查之后,我突然对面前这个小伙子产生了一些好奇——可能是出自母亲的关怀吧
“那个琼斯先……”
“叫我阿尔弗雷德就好了,你愿意陪我来医院,也算是我的朋友啦”
“啊,阿尔弗雷德,我想问问你……你的眼睛是不是曾经做过手术?”
他吃了一惊,“我的天,你们医生都是全能的吗?!”
“我也只是猜测,因为刚刚你眼睛进东西的时候,一般人都会下意识去揉眼睛,而你是一边眨眼睛一边赶忙去厕所”
我说完这番话就有些后悔了,我不应该强加分析,但我总下意识模仿着福尔摩斯的动作跟言行,尽管这真的很不礼貌。
“……我其实一直很想去谢谢那个人,但是因为医院的保密协议,我无法获取他的个人协议。”
“那挺可惜的,既然这样的话你就要好好保护你的眼睛了。”
“嗯……但我一直对这件事感到奇怪。”
“……?”
“在我接受了手术之后,一直在我身边的男朋友不见了。”
虽然只是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可能没那么简单。
“那还真的让人有些难过……他什么都没有留下吗?”
“没有,一句话也没有,我问遍了所有人,他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让他们好好照顾我。”
“…愿意告诉我,有关你男朋友的消息吗?不愿意也没关系,因为我的请求有些冒犯。”
他先是沉默了一阵子,看样子还是在犹豫不决。最后他开口了。
“……离我拿报告还有一段时间,谢谢你愿意听我这段过往”
(二)Side of A
我与伊万的相遇其实有些莫名其妙,那天我带着费德去海边散步,我因为眼睛有些不太好一直都是费德带路,但费德那天带我去了一个风特别大的地方,这家伙真的很聪明——他看见了伊万,一直冲着他叫,还嗅着他,直到伊万发出了声音我才发现我在一个人的旁边。
“对不起,费德给你带来麻烦了”
“……你,是看不见吗?”
他这么一问我有些发愣“是……是的,我看不见,请问这里是哪里?”
“……这边挺危险的,你愿意的话就拉着我的手走吧,我带你下去。”
“嗯,那就麻烦你了”
我想他那时候也很震惊我会答应他吧,后面他才跟我说,我跟他相遇的那天其实准备跳海自杀了,但是费德一直冲着他叫,他原本不想理会,结果就看到了我,他还跟我说,如果当时我要是不答应他的话可能就当着我面跳下去了。
“我说你啊…那天遇到我还好说,要是你遇到的是一些奇怪的人该怎么办啊?不怕被人拐走吗?”
“所以幸好那天我遇到的是你啊,再说了费德还救了你呢!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被他带到那边去!”
说完这番话我自己都忍不住想为自己鼓掌,我听到他窃笑的声音。
“怎么了嘛!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是是是,你说的什么都对。”然而我还是听到他的笑声了
“干嘛笑啦!”话说这么说我自己也跟着笑起来“感觉我们这样好像情侣哎”
“那要不我们就当恋人好了?”
“好啊”
话一说出口我才回想起答应了不太对的事情
“伊万你又——”
“阿尔弗,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他这番话到底是玩笑话还是真心话,毕竟这家伙说的话他自己有的时候都分不清。
“我——”
“嗯,我也喜欢你哦。”
抢在他之前我自己先把我的话说了,管他是不是玩笑呢?
我没有听到言语上的人答复,只感觉到他从身后抱住了我
“那这样是不是意味着我就可以对你做一些恋人之间可以做的事情了?”
“等等唔——”
这之后生活也并没有起到什么变化,我只感觉到后面出门他会主动牵我的手,或者是揽着我,生怕我会被什么撞到。
有天他突然问起我要是能恢复光明的话,我第一眼想看到什么。
“当然是我自己啊,难道第一眼不应该先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的吗?”
“然后呢?”
“当然是你啊,谈了这么久的恋爱都不知道我的恋人长得什么样子呢”
“我怕我长得太丑吓到你”
“就算丑你也是我的男朋友啊,你可是我选的人!”
他保持了很久的沉默,才说了一句话
“……我会想办法让你,看到这个世界”
(三)
我听完之后,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本想开口,却听到了一句“你的报告已经好了,请过来拿”
“先去拿报告吧,你刚刚是想要跟我说些什么吗?”
“我想先看报告,再来跟你说说我的结论。”
结果出来了,各项指标都没有什么问题。
“那么医生,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结论吗?”
“……你似乎没有跟我描述过你男朋友的样子。”我发出了疑问“我想用我的行动,证明我的结论”
“嗯……好的,我跟他相处这么久,没有见过他的样子,但他的声音我认得,软软糯糯的,听口音应该是个俄罗斯人,而且有那他那种声音的人不曾闻。”
“俄罗斯人吗……好的,费德还在吗?”
“在的,他在我家呆着。”
“下周一你把它带过来,同时我也想让你跟我一起来,验证我的想法。”

下周一,我把阿尔弗雷德跟费德带到了一家私人医院
其实这一切只是个巧合,因为我是偶然听到我另外一个朋友谈到他有一个病人,一句话都没怎么说过,似乎是因为自残进了医院,他说他个病人其实长得很好看,但是看不见,看上去是个俄罗斯人。病好了之后却一直不愿意出院。原本想请他出去但费用一直有给也不好让他直接出院。
我让阿尔弗雷德在医院的花园等我,前去找病人沟通。
“请问…是布拉金斯基先生吗?”
那个病人似乎有了些反应,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阿尔弗雷德的家庭医生。”
一听到阿尔弗雷德这几个字他抬了抬头,还是没有说话
“……方便去后院吗?”
“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谈?还有,这跟我没有关系。”
“因为我是应他的邀请过来,他现在就在那里。”
“……你告诉他,我不太想见他。”
“他病的有点重,说是在接受治疗之前想见你一面。”
一说到治疗我看到他有些激动。而后冷静了下来
“……带我去见他吧。”

一走到后院,我看到费德已经小跑跑过来,似乎是嗅到了熟悉的气味,一直在伊万他的身边转来转去,然后走过来的是阿尔弗雷德。
我以为阿尔弗雷德会直接抱着他,但是他拉起了伊万的手,看着他手臂上的伤疤。
“……你是笨蛋吧,你就算是头熊,皮再厚,拿刀割自己也会痛的啊”
名为伊万的人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当初要跑啊,你是不喜欢我了吗?走的时候说都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
“阿尔弗雷德,我想他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会离开你吧。”
“…?”
“捐赠眼角膜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伊万,他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才在捐赠了眼角膜之后离开了你,原本再一次想要自杀,但究竟是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因为我想见你,我在最后准备自杀的时候想到了你,你防备心那么差,要是被人伤害……谁来保护你啊。”
“你连自己都伤害,还怎么保护我啊!”
阿尔弗雷德说出这句话几乎都要流出眼泪。“你再跑我要去哪里找你啊!说好不会扔下我!自己又跑了!这算什么!”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被阿尔弗雷德抱着的伊万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僵在那里,大概是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我默默的帮他把双手放在阿尔弗雷德的腰上。
“治疗结束了,我先走了”
在我离开的最后,听到伊万对我说了一句“谢谢”
后面那句话大概是对阿尔弗雷德说的。
“我不会离开你了,再也没什么能让我们分开啦。”





后记
突发想写就……码了一篇(见前一条),不知道大家看得开心吗?(笑)
刀吃多了发点甜的,还是平淡最好了啊。
虽然(大概算)差不多出坑了,但是这两个永远都是我的心头肉啊。尤其阿尔弗雷德!!这是我儿子!!我爱他一辈子!!阿梅利卡世界第一可爱我不管!
溜去FGO了.jpg


评论(1)
热度(12)
©老老老老老白兔 | Powered by LOFTER